少林棍僧为何不为地头蛇王世充扎场子却要帮过

作者:人文

  随着上世纪八十年代彩色宽银幕电影《少林寺》在整个东南亚地区的热映,人们对少林和尚精湛的武艺赞叹不已,少林寺十三棍僧救唐王的故事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直到今天,人们在眉飞色舞的谈起少林功夫时候,却鲜有人会琢磨,少林寺的和尚怎么不给地头蛇王仁则(王世充的侄儿)扎场子,却偏偏要帮过江龙秦王李世民?

  难道少林寺和尚有未卜先知的本事,知道李世民将来会做皇帝,提前烧冷灶不成?

  隋王朝的开国皇帝杨坚,结束了南北朝的分裂局面,统一了天下,也完成了对佛教的统一。

  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杨坚与佛有缘:杨坚出生在佛寺,是由庙里的一个法号智仙的尼姑把他抚养长大的。

  杨坚在寺院一呆就是十三年,直到他做了皇帝后,还时常在臣下面前谈起幼年的这段佛门生活,不无感慨的说,我兴,是由于佛法的加持啊!

  我国佛教史上有著名的“三武一宗”的排佛运动,分别发生在北魏太武帝拓跋焘时期、北周武帝宇文邕时期、唐武宗李炎时期、后周世宗柴荣时期。

  北周武帝在位期间,推行灭佛令,将北方的佛像、佛家经典全部销毁,僧尼一律勒令还俗,史称“北地佛教,一时绝其声迹”。佛教在政治高压下,经历了一场灭顶之灾。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始建于北魏孝文帝的古刹少林寺自然也难逃此劫,寺宇被毁。武帝死后,继任者颁诏复佛,大象年间(579~581),重建寺院,少林寺更名为陟岵寺。

  隋文帝杨坚代周后,由于与佛教有着特殊的感情,所以致力于兴复佛教。杨坚即位不久,便敕令恢复少林寺原名,另外赏赐良田100顷给少林寺做为庙产,少林寺由此得以复兴。

  因为这个原因,寺中大小僧众、文和尚、武和尚、每天除了敲钟颂佛之外,就是虔诚的为大隋王朝祈福了。

  悲催的是,尽管有佛教的加持,隋王朝在经历了短暂辉煌之后,很快就走向了覆亡。

  隋文帝的继任者隋炀帝杨广好大喜功,上位不久即不顾人民死活横征暴敛大兴土木,积粟可支五十年,也不肯拿出来赈济灾民;不恤民力滥用武力三征高丽,无数的青壮年埋骨他乡。黑暗腐朽的统治社会动荡不安,很快“万户城廓空虚,千里烟火断绝”。

  隋王朝建立了仅仅三十余年, 就出现了以李密、窦建德、杜伏威以及李渊、宇文化及等起义势力和官僚贵族集团形成的群雄并起、混乱割据的局面。

  唐武德元年(618)三月, 宇文化及等人杀死隋炀帝, 隋王朝灭亡。隋江都通守王世充以此为契机,实际控制了以洛阳为中心的山东之地。

  第二年,王世充逼越王杨侗(杨广之孙,杨广被殺后即位于洛阳,史称皇泰主)退位,建立郑政权,成为唐李渊政权统一华夏、秦王李世民东征洛阳的拦路虎。

  王世充( ? ~621) 字行满,、隋新丰( 陕西临潼东北) 人, 本姓支, 祖上是西域胡人。据说他出生时豺声卷发, 相貌仍然遗传了明显的胡人基因。

  《书》记载, 王世充幼年就喜欢读兵法, 而且通龟策、推步,也算是个奇人了。他的父亲王粲历任怀、汴州长史,因为父亲的缘故,他以荫为左翊卫、迁御府直长、兵部员外郎,“大业初,为民部侍郎”。

  王世充“善候人主颜色,阿谀顺旨”,颇得隋文帝、炀帝父子二人的欢心。更由于杨广是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独裁者,惯于阿谀顺承、溜须白马的王世充很快成为深受隋炀帝信任的亲信,出任江都郡丞之职。

  隋末天下大乱烽烟四起,杨广以王世充“有将帅才略”, 命他率军平叛。各地小股义军多是乌合之众,根本不是训练有素的隋军对手,王世充居然侥幸成功,“所向尽平”。

  大业十一年(615),隋炀帝被突厥人围困于雁门,消息传来,王世充“尽发江都人,将往赴难。”王世充如丧考妣,在军中蓬头垢面,夜不解甲“籍草而卧”。隋炀帝脱困归来,听说后很是感动,对他更加信任,升其为江都通守。

  不久,李密率军逼近东都,杨广派王世充率领大军前往抵御,双方互有胜负,战事胶着。

  人走狗屎运,谁也挡不住——本来是对峙态势,双方一时谁也奈何不了谁,哪知道恰在此时,炀帝被弑的消息传来,越王杨侗于洛阳继位,李渊于太原称帝。瓦岗义军一直以来隐藏的矛盾爆发,骄心日盛的李密与翟让闹起了内讧,王世充趁此良机率精兵在洛水附近击败对手,“收李密美人珍宝及将卒十余万人还东都,阵于阙下。”

  灭了李密后,杨侗任命王世充“为太尉、尚书令、内外诸军事”武德二年, 王世充逼迫杨侗禅位,建立了“郑”政权。

  在短短十几年间, 王世充从一个地位卑微胡人之后, 一跃成为拥有一定军事、政治、经济实力,与李渊、窦建德三足鼎立的割据势力。

  然而,就在武德三年李世民东征洛阳,仅用时十个月时间,王世充政权就如昙花一现,很快便土崩瓦解,这又是为什么呢?

  首先,王世充的晋升多是靠献媚隋炀帝取得,而非凭真才实学,在对付各地义军时也并非是因为他有过人的军事才干,而是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在夺取政权后,赏罚不明任人唯亲,结果导致众叛亲离。王世充虽然在隋末乱世中称雄一时,但其人行事“沉猜多诡诈”,喜欢用权谋之术统驭下属,因此始终无法得到部众的充分信任和真诚拥戴。

  在与李世民战于九曲的关键时刻,王世充手下大将秦琼、程知节(即程咬金)却率众降唐。史载,二人下马拜别王世充,口称:“仆荷公殊礼,深思报效,公性猜忌,喜信谗言,非仆托身之所,今不能仰事,请从此辞。”

  秦琼与程知节的阵前倒戈,充分说明王世充能聚人却不能礼贤下士。自古得人心者得天下,王世充留不住人,政权自然短命。

  反观李渊,即使是称帝后仍然与臣下同榻而坐,有人提醒他君臣有别,李渊则不以为意道:“昔汉光与严子陵共寝,子陵加足于帝腹。”

  本来是唐军与王世充的对决,少林寺的和尚又怎么会搅和进来,站到了李世民一边呢?

  说来好笑,就在王世充摩拳擦掌积极准备称帝时,道士恒法嗣主动求见,献上《孔子闭房记》,翻开书指着其中一幅一个男子手拿竹竿放羊的图说:“隋、杨(羊)姓也,干(竿)一者,王(王世充)也。王居羊后,明相国(王世充曾被杨侗任命为相国)代隋为帝也!”

  道士恒法嗣此举,等于是为王世充代隋找到了法统上的依据,此举无异于打瞌睡之际有人递上了枕头,史称王世充“大悦”。

  有了道流的支持,王世充自然冷落了和尚。然而真正令少林寺僧众寒心的是,王世充曾做过一件令佛门不齿的事情。

  就在王世充任江都丞率军平叛乱的时候,他将先降的人召集到通玄寺佛像前“焚香为誓,约降者不杀”,哪知道言犹在耳他就出尔反尔,“悉坑杀于黄亭涧,死者三万余人”。

  在佛前盟誓,在僧众眼中看来是庄严神圣的事情,怎么能视如儿戏?而且一次杀戮三万多人有违天和,世人皆知“杀降者不祥”,王世充如此背信弃义,少林和尚又焉能与之合作?

  隋文帝崇佛,对天下和尚有天高地厚之恩,少林僧众一直在找机会报答。隋炀帝也崇佛,当年为晋王时,率军南下攻打陈朝,深恐佛像佛经毁于战火,于是传命三军,小心保护佛寺。不但如此,杨广与天台宗创立者、一代高僧智顗交往甚密,智顗曾亲至扬州为杨广授菩萨戒,并取法名为“总持”(这个法名好,智顗佛法精湛,马屁功夫也不俗)。

  王世充心狠手辣将杨坚的后人赶尽杀绝,令对隋王朝尚存幻想的人恨之入骨。少林寺僧众为报隋王朝统治者的恩德,最终选择与王世充为敌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王世充称帝后,尽有河南全境,本应该关注民生巩固政权,稳定人心发展生产,哪知道却不顾连年旱灾、治下民不聊生的现状,反而野心勃勃的去攻击唐李渊控制的地区,主动挑起战事,最终引火烧身。

  反观李唐,虽然后来将道家老子奉为祖先,借此制造“君权神授”的社会舆论,但对汉地根深蒂固的佛教,在建立政权之初也十分的尊崇。早在隋大业初年,李渊就在荥阳的大海佛寺为时年九岁大病初愈的李世民造立佛像。荥阳是今河南省会郑州下辖的县级市,距离嵩山少林寺不远。同是佛家弟子,李渊李世民父子崇佛的事情自然知道。

  李渊太原起兵的时候,并没有公然反隋,而是打着尊隋勤王的旗帜,直到攻入长安仍坚持不称帝,而是奉代王杨宥为帝,遥尊隋炀帝为太上皇,直到后来接受恭帝禅让,也始终以隋王朝统治继承者面目示人的。

  柏谷坞是进可攻、退可守,兵家必争的险要之地,是隋文帝赐予少林寺和尚的寺产。负责守御的大将,正是电影《少林寺》中的第一反派王仁则。王仁则,是王世充的侄儿。

  据唐人裴漼《少林寺碑》《少林棍法禅宗》记载,来攻柏谷坞的唐军将领是齐王李元吉,而非秦王李世民。李元吉不是王仁则对手,危急时刻,少林一众武僧在住持和尚志操、惠玚、昙宗等大和尚的带领下,挥舞大棍,突然出现在郑军阵后。

  少林棍僧如神兵天降,将郑军阵脚冲得大乱,一番浴血激战,郑军大败,主将王仁则为少林和尚生擒。活捉王仁则的不是李连杰,而是法号“普惠”的少林武僧。

  少林僧众的这一壮举,极大鼓舞了唐军士气,为唐军顺利消灭王世充立下了殊勋。

  贞观年间,唐太宗李世民颁敕,高度评价和表彰了少林武僧的战功,并亲自接见了僧兵首领,昙宗因功夫出众,被封为大将军僧……

本文由正规信誉好的网赌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