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和景教文献证明:基督教诞生于唐代以

作者:人文

  直到唐朝时,基督教远未成形,尚处于大量学习中华智慧和借鉴各方宗教教义的阶段。可以肯定,基督教正式成为拥有成熟教义的宗教,一定是在唐朝以后的事情。

  唐代初期,西域的景教进入中国境内传播。在唐代,景教原名“经教”。据《唐会要》,唐太宗的圣旨中,称之为“经教”:

  400年前的明末,在陕西发现了“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基督徒李之藻、徐光启一看到碑上的十字图案,便称为“十字架”。

  到了民国时期,几位基督徒的“民国大师”,更是洋洋洒洒,不惜颠倒黑白,宣称景教是基督教的某一派。

  如此不靠谱的“学术成果”,是建立在一个荒唐的假设之上的:现行的“西方历史”和基督教历史,都是绝对可靠的。

  按现行说法,古罗马的屋大维时期,耶稣出生在伯利恒,后世把耶稣的诞生年定为公历的纪元,而耶稣的诞辰日今称为“圣诞节”。

  按现行说法,在耶路撒冷,耶稣被逮捕,罗马帝国的总督下令,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这事儿,在古罗马史学家塔西陀《编年史》也提到了:

  围绕耶稣的出生、死亡,与罗马帝国的皇帝和大小官员相关的故事,还有好多好多。

  非常遗憾的是,根据中国史书,在《原创 真的有一个地跨欧亚非三国的罗马帝国吗?》中,我曾经说过,自汉朝到唐朝,中国政府派出的使臣,走遍了当今的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巴勒斯坦等广大地区,探访了安息、条支、波斯等国家的大小城邑,压根儿就没有见过、没听说过“希腊化”的塞琉古王国、罗马帝国。

  毫无疑问,与基督教“起源”相关的什么罗马帝国的犹太省、总督、大小官吏,纯属子虚乌有的天方夜谭。

  【“天尊当使凉风向一童女,名为末艳,凉风即入末艳腹内。……末艳怀后产一男,名为移鼠。父是向凉风。有无知众生即道,若向风怀任生产。但有世间下,圣上放敕一纸去处,一切众生甘伏据。此天尊在于天上,普署天地,当产移鼠。迷师诃所在世间,居见明果:在于天地,辛星居知在于天上,星大如车轮,明净所,天尊处,一尔前后,生于拂林园乌梨师敛城中。”】

  据中国历史文献,汉朝时,统治西亚大部,疆域西达地中海的国家,是安息。之后,波斯接收了安息的地盘。

  根据《魏略》可知,三国时,安息尚在,波斯未兴。波斯的兴起、安息的衰亡,发生于南北朝时期,即公元400年之后。

  耶稣诞生于拂林,而拂林作为一个国家,正式出现于中国史册,似在《隋书》,如:

  有趣的是,在《唐会要》、两《唐书》中,均将拂林、大秦混为一谈,但是,地理位置均与《隋书》所载以致:在波斯的西北。(另文专述)

  按史书记载,隋唐以前的大秦,位于今埃及和红海两岸的广大地区;隋唐以后的大秦与拂林为同一地区,在波斯西北,大致在今黑海西部地区。

  1、如果大秦作为耶稣的出生地,那么,耶稣生活的年代,一定在公元400年以后。

  2、如果拂林作为耶稣的出生地,那么,耶稣生活的年代,一定在公元550年以后。

  3、耶稣不可能出生于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以色列)一带,而是:要么出生于今埃及地区,要么出生于今黑海西部地区,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根据景教文献,可以证明,直到唐代中晚期以前,仍不存在“基督教”。因为,连十字架是个什么东西、耶稣是怎么死的,都没有统一的说法。

  如果硬要说这时候已经有了一个“聂斯托利派”,那必然是荒唐的、凭空杜撰的。

  在景教的十字正中,均有或圆或方的图案。据此分析,大体是:以阿罗诃中心,分别天地东南西北。所以,十字高度神圣。

  事实上,稍加注意,就会发现,出土的景教器物上的十字,统统不是“十字架”。

  唐代以道教为国教。景教,既然是老子化胡而诞生的宗教,唐朝廷当然要高度重视,事实也确实如此,用今天的话来说,朝廷给钱、给政策、给待遇,积极扶持景教。

  与《旧约全书》的“创世纪”完全不同,景教经典中的创世,没有耶和华造天地,没有亚当、夏娃,而是地道的中国风味,以天地人三才归一为三一。

  【“时景通法王端严进念,上观空皇,亲承印旨,……即宣玄化匠帝真常旨:无元,无言,无道,无缘,妙有非有,湛寂常然。吾闻太阿罗诃开无开异,生无心浼,藏化自然,浑元发无发,无性,无动。灵虚空置,因缘机轴,自然著为象本,因缘配为感乘,剖判参罗,三生七位,浼诸名数,无力任持,各使相成,教了,返元真体。夫为匠无作,以为应旨顺成,不待而变,合无成有,破有成无,诸所造化,靡不依由,故号玄化匠帝、无觉空皇。隐现生灵,感之善应;异哉灵嗣,虔仰造化。迷本匠王,未晓阿罗何功无所衒,施无所仁,包浩察微,育众如一。”】

  【“匠成万物,然立初人;别赐良和,令镇化海。浑然之性,虚而不盈;素荡之心,本无希嗜。洎乎

  施妄,钿饰纯精。间平大于此是之中,隙冥同于彼非之内,是以三百六十五种,肩随结辙竞织法罗:或指物以托宗,或空有以论二,或祷祀以邀福,或伐善以矫人。智虑营营,思情役役,茫然无得,煎迫转烧;积昧亡途,久迷休复。”】

  【“弥施诃又告岑稳僧伽,及诸大众,曰:‘……岑稳僧伽!此经如是,能令见在,及以未来,有善心者,见安乐道,则为凡圣,诸法本根,若使复有,人於此经文,闻说欢喜亲近,供养读诵受持,

  当知其人及祖乃父,非一代二代,与善结缘,必於过去,积代善根,於我教门,能生恭教

  ,因兹获佑,故怀愿乐。譬如春雨,霑洒一切,有根之物,悉生苗牙,若无根者,终不滋长。岑稳僧伽!汝等如是,能於我所,求问胜法,是

  【“天尊常在静度快乐之处,果报无处不到。……人身到大,亦合众生等思量,所在人身命器息,总是天尊使其然。众生皆有流转,关身住在地洛。……善有善福,恶有恶缘。……人常作恶,及教他人恶,此人不受天尊教,突堕恶道,命属阎罗王。……众生若怕天尊,亦合怕惧圣上。圣上前身福私。……不多此三事:一种,先事天尊;第二,事圣上;第三,事父母。为此普天在地并是父母行。据此,圣上皆是神生。今世虽有父母见存,众生有智计合怕天尊及圣上,并怕父母。好受天尊法教,不合破戒。”】

  不仅借用大量的佛教概念,甚至连耶和华(阿罗诃)也来自于佛之梵语阿罗诃(应供,应于人天之供养)。关于世界的构成,也是如此。

  【“以此故,知一切万物,并是一神所作。可见者不可见者,并是一神所造。……无天梁柱,天得独立。……人见在天地安置处,人亦无安置处,因此道是无安置处,安置为是水上安置。水何处安置?风上安置。……由是神力,天地不败。……有可见,则是天下从四色物作,地、水、火、风,神力作。……魂魄神识是五荫所作,亦悉见,亦悉闻,亦言语,亦动。”】

  唐朝安史之乱爆发后,朝廷自西域征调军队平叛。《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提到的景教僧人伊斯,便是奉命而来并立功:

  1、直到唐朝时,基督教远未成形,尚处于大量学习中华智慧和借鉴各方宗教教义的阶段。

  2、可以肯定,基督教正式成为拥有成熟教义的宗教,一定是在唐朝以后的事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正规信誉好的网赌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