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国:《镜花缘》屑谈之从当康到駮马

作者:神话

  《镜花缘》的海外游历写了两次,第一次是唐敖搭船游历,在小蓬莱入道不返,第二次是唐小山寻父出海。海外游历展现林林总总的远国异民、奇禽怪兽,十分有趣,但也都深有寓意。书中最先描写的海外异物是兽,最后描写的还是兽,前者是东口山的当康,后者是小蓬莱的駮马,难道这是巧合?

  当康是一个怪兽,“其形如猪,身长六尺,高四尺,浑身青色,两只大耳,口中伸出四个长牙,如象牙一般,抱在外面”,见多识广的多九公说它“每逢盛世,始露其形,今忽出现,必主天下太平”。当康是根据《山海经》创造出来的,原来的描写是“其状如豚而有牙”,作者对它的形象作了些艺术加工。当康是瑞兽,《山海经》说“见则天下大穰”,也就是五谷丰登。李汝珍把当康的瑞应性质定位在“主天下太平”上,较之主“天下大穰”扩大了范围。兽名“当康”是当可康泰的意思,作者之所以首先就写当康,并以之作为“天下太平”的瑞兆,是有深意的。这些姑且按下不表。

  到第五十回,唐小山、阴若花离开镜花岭后路遇大虫,那虎正要迎面扑来,情况十分危急,这时出现了駮马——“忽闻一阵鼓声,如雷鸣一般,振的山摇地动。从那鼓声之中,由高峰窜下一匹怪马,浑身白毛,背上一角,四个虎爪,一条黑尾,口中放出鼓声,飞奔而来。大虫一见,早已逃窜去了”。駮马对小山她们倒很温驯,“甚觉驯熟,就在面前卧下,口食青草”。它把两个走不动道的女孩儿驮下山,又追那大虫去了。

  駮马也出自《山海经》:“其状如马而白身黑尾,一角,虎牙爪,音如鼓音。其名曰駮,是食虎豹,可以御兵。”“其名曰駮,状如白马,锯牙,食虎豹。”《尔雅》、《说文解字》也有类似记载。《周书·王会解》称作兹白,“兹白者若白马,锯牙,食虎豹”。据说春秋时期齐桓公乘马,虎望见而伏。桓公问管仲何故,管仲说这马有“駮象”,而“駮食虎豹,故虎疑焉”(《管子·小问篇》)。齐桓公驾车的马因为有“駮象”,于是便吓得虎趴在地上,更不用说真正的駮马了。

  駮马和古代传说中的麒麟、乘黄都是独角兽,而且都是神兽、瑞兽。駮可“御兵”,就是说駮一出世,就昭示着可以对敌人战而胜之。明乎此,就不难明白作者的用心了。你看,大虫扑来,遇駮而退,这大虫不就是象征着武家军吗?能够伏虎御兵而对唐小山表现得十分温驯的駮马不就象征着后来打败武家军匡复唐室吗?回头看,书中出现的第一个海外异物是瑞兽当康,当康“主天下太平”。在作者看来,武则天篡唐,“纯以杀戮为事,唐家子孙诛戮殆尽”,分明是乱世。待后来文芸等起兵匡复唐室,打败武家军,中宗复位,天下方得太平。当康、駮马首尾呼应,都是兴唐灭周的象征意象。

本文由正规信誉好的网赌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