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静下心来反思”的不仅是李一

作者:神话

  公众真正关心的,都和他是否是道士、是否拥有道教职务全无干系,李一对这些质疑、指控不作正面回应,却摆出一副要静下心来反思的架势,辞去了一大堆和质疑、指控或关系不大、或全无关系的教职,着实让人怀疑,这样的反思究竟是痛定思痛,还是隔靴搔痒。

  如今李一辞职了,“静下心反思”去了,不论真诚与否,好歹做了个姿态,那些在“造神运动”中起到推波助澜作用的团体、个人,是否也该“静下心来反思”一下?

  据报道,受到非法行医等指控的李一,已向中国道教协会提出辞职,辞去了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常务理事、理事、养生委员会主任等13个道教内部职务,并表示要“静下心来反思”。

  道家讲究清静无为,“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静下心来反思,原本是一个修道之人理应时时日日去做的事,李一2000年正式入道,迄今已10年,却一直忙于做神仙,办产业,做了很多道家不应做、不需做的事,却偏偏拉下了道人不应拉下的基本功课,如今不论动机是什么,倘真能“静下心来反思”,多少是一件好事。

  然而似乎事情并非那么简单:舆论、公众和众多批评者的指责,许多涉及法律、道德,甚至刑法层面,道人是出家人、修行人不假,但首先还是个公民,是社会的一分子,这些指责若有根有据,李一必须承担责任;倘无根无据,那就有责任讨个说法以正视听,仅仅辞职、反思,岂不是原本一本糊涂账,如今仍然糊涂账一本?

  我们注意到,李一此次辞去的13个职务,除了有部分行政色彩的道观主持外,其他是清一色的教内职务。尽管李一10年道士生涯就爬上如此高位,有些让人惊讶,但一来修行有顿悟也有渐悟,二来说到底这是道教自己的事,原本无需外人多置一喙。公众真正关心的,是他做神仙、让他名利双收的那些表演,是否涉嫌诈欺;是他的养生班是否非法敛财;是他有没有真的涉及那些法律、刑法层面的指控所有这一切,都和他是否是道士、是否拥有道教职务全无干系,李一对这些质疑、指控不作正面回应,却摆出一副要静下心来反思的架势,辞去了一大堆和质疑、指控或关系不大、或全无关系的教职,着实让人怀疑,这样的反思究竟是痛定思痛,还是隔靴搔痒。

  一个新入道的道士,如何在短短10年间从江湖人变成神仙;一座佛教名山,如何在一个当时还不是道士的人经营操作下,摇身一变成了道家的神仙洞府;一个道观的主持,如何可以先做主持,后当道士;一些只需常识就可以洞悉其荒谬夸诞的玄虚,如何会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获得如此多的背书、支撑,赢得如此多的善男信女和供奉?

  作为一个道士,宣扬神仙道术,原本是他的自由和本分,但“神仙”的种种神迹,公然在一些媒体、舆论和公共平台上煞有介事地被宣扬了好几年,公平地说,李一的信众(或者毋宁说是“顾客”)们中,相当一部分并非真的相信李一,或李一的信仰,而是相信这些媒体、舆论和公共平台。

  如今李一辞职了,“静下心反思”去了,不论真诚与否,好歹做了个姿态,那些在“造神运动”中起到推波助澜作用的团体、个人,以及那些不顾一切相信、或硬拽着他人相信神仙、神迹的人,那些从“造神”中得到红利的人,是否也该“静下心来反思”一下?

  李一去反思了,但愿他能真的静下心来,但愿他反思归来,能给人们一个应有却迟到的说法。

  来自重庆缙云山绍龙观的道长李一最近成了网络上的风云人物。他有弟子3万,其中包括马云、王菲、李亚鹏、梁冬等企业家和明星大腕。他大讲道家养生乃至国学,据称熟习龟息,能在水下憋气2小时22分钟。张纪中妻子出书《世上是不是有神仙》,还介绍李一神通广大,可徒手接通220伏电为人查病,治愈癌症。

本文由正规信誉好的网赌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