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印扶贫:选骨头啃骨头

作者:心理学

  这两年,当京东、阿里、万科、融创中国等公司纷纷响应号召,投入这场声势浩大的脱贫攻坚战时,许家印却已经快人一步,早早交出了一份成绩单。

  12月15日,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陪96岁的父亲回了趟河南周口老家,那两天他一改往日穿衣风格,换了身低调行头,又和父老乡亲吃了一顿地瓜、黑窝头、煮白菜萝卜的“忆苦思甜”饭。

  回乡后,许家印不仅给每户村民发了3000元红包,还表示要再捐6.5亿支持家乡发展。对他来说,这不算什么大手笔,自从2015年结对帮扶毕节市大方县以来,他要投入110亿,帮助当地脱贫。

  这两年,当京东、阿里、万科、融创中国等公司纷纷响应号召,投入这场声势浩大的脱贫攻坚战时,许家印却已经快人一步,早早交出了一份成绩单。

  2013年11月,习去湖南湘西考察时,第一次提出了“精准扶贫 ”的指示。2015年,他又先后到云南和贵州调研,提出扶贫开发“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 。随后,“精准扶贫” 就成为关键词,多家知名企业先后开启了精准扶贫项目,例如阿里巴巴于2017年启动顶梁柱健康扶贫公益保险项目,京东于2016年启动的电商扶贫,苏宁于2017年同样启动了电商扶贫项目。

  2015年12月,全国政协、恒大集团与贵州省政府签订了精准脱贫协议:未来三年,恒大将在大方县投入扶贫资金30亿元,通过产业扶贫、易地搬迁扶贫等一揽子综合措施,三年实现全县18万贫困人口全部稳定脱贫。

  尽管碧桂园早在2010年就开始扶贫,2016年以后又有多家房地产企业大力投入到精准扶贫当中,但由于恒大是最早采用精准扶贫模式的企业,它收获了最多的关注。

  这当然与许家印敏锐的政治嗅觉有很大关系,在处理商业与政治的关系当中,他应该是当下最游刃有余的企业家。很多企业家,尤其是房地产企业家,都刻意的保持与政治的距离,例如王健林提出过“亲近政府,远离政治”,另一位在深圳起家的王石,觉得有一个很好的创业环境就可以了,不需要和深圳政府有关系。

  但许家印不一样,早在2013年3月,他就作为中共党员民营企业家,当选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成为经济界唯一一人。2018年3月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上,许家印继续当选新一届政协常委。

  此外,许家印还在公开场合多次表态:“我和恒大的所有一切都是国家给的、党给的、社会给的。”就连恒大副总到了地方扶贫时,第一件事情也是学习《选集》。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曾透露,许家印之所以能和贵州牵线,还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从中“做媒”,亲自谋划、安排的。为了做好这件事情,亲自“点将”,找许家印谈扶贫,希望恒大能做好这个工作。

  到了2015年11月27日,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习强调:“要动员全社会力量广泛参与扶贫事业。”

  看到这个消息的当天晚上,许家印就连夜召集高管开紧急会议,让副总柯鹏第二天就飞往毕节,表明恒大要在脱贫攻坚战中啃一块国家都觉得难啃的“硬骨头”。

  紧接着恒大成立扶贫办公室,集团副总裁姚东调去前线,担任扶贫办公室主任,许家印又从全集团系统选拔了2108人的扶贫队伍,派驻到当地县、乡、村。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企业的扶贫项目都采取单点切入模式,例如从产业角度切入的电商扶贫,从民生切入的教育扶贫,但恒大的精准扶贫范围更宽泛,这就需要与当地政府更为深入地打交道,即政府总体上指导,企业和政府合作,从产业扶贫、异地搬迁扶贫、就业扶贫等方面来推进。

  根据蓝鲸房产统计,房地产行业排名TOP10的房企中,包括恒大、万科、保利、融创中国、绿地控股、龙湖集团、华润置地,超八成房企都不同程度进入到贵州开展扶贫工作。

  但在扶贫第一站的选择上,不同企业思路也不一样。许家印把重心放在了毕节,毕节是乌蒙山区最贫困的地区,近928万人口中,光是贫困人口就有115.45万人。自然环境恶劣,人口不断增加,使毕节陷入贫困。另一方面,毕节的留守儿童等社会问题,前几年也引发广泛关注。

  2012年11月16日,毕节七星关区5名留守男童为烤火取暖集体闷死于一个垃圾箱内;2015年6月9日,毕节七星关区4名留守儿童兄妹服农药自杀,留下遗书。当年毕节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6月全市排查出在校(园)留守儿童达26万多人。

  根据毕节市留守办统计,95%的留守儿童都是由祖辈监护,他们的父母大多外出打工。

  毕节市的扶贫工作也一直受到国家领导人关注,早在1985年,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就对该地区进行过特别批示,同年7月,时任贵州省委书记的,上任第三天就专赴毕节调研。

  1988年,经国务院批准,毕节建立了扶贫开发试验区,十八大以来,习更是对毕节先后作出七次批示。

  2015年11月那次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后,民营企业开始更积极的参与进来。

  作为一家房地产企业的老板,比起谈理想主义,许家印明显更务实,更讲究效率和执行力。作为武汉科技大学管理学教授,许家印已经形成了一套以效率为核心的管理方法论。

  扶贫时,许家印延续了一贯的风格,2015年12月18日是他第一次去大方,当时探访完贫困家庭回到县城已经是晚上,但许家印紧接着去查看了奢香古镇的选址。“马上叫设计院的人过来,明天我要看到古镇的初步设计图。”

  当晚恒大设计院一位老总就赶到规划现场做了勘察,地方领导震惊于许家印的做事效率,甚至当地人口中都会蹦出“恒大速度”这样的词。一位易地搬迁贫困户回忆:“我是2016年6月得知恒大要给我建新房子的,2017年6月我就搬进来了,而且配了家电,恒大做什么都要讲快。”

  更明显的一个例子是奢香古镇附近的一处梯田,许家印最初对这里的规划不满意,从全国调来了自己的园林建设人员,只花了一周时间,就在12万平方米的梯田里种植了玫瑰花等观赏类植物,要发展农旅结合的乡村观光旅游。

  按照恒大的扶贫思路,除了要在毕节10个县区建设12个移民搬迁社区、50个新农村和县城安置区奢香古镇,解决毕节市22.18万贫困户的移民搬迁之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产业扶贫。盖房子、给钱并不能长久解决当地的贫困问题,精准扶贫的核心在于产业支撑。

  针对乌蒙山区独特的生态、气候,恒大投入57亿元,在毕节打造了西南地区最大的蔬菜瓜果基地和肉牛养殖基地,发展蔬菜、肉牛以及中药材、经果林等特色产业。同时还引进了79家上下游企业,帮助贫困户解决种什么、怎么种、种多少、卖给谁的问题,通过市场化手段,建立长效持久的脱贫机制。

  恒大当初给大方投入了30亿,到2018年底实现18万贫困人口全部稳定脱贫;从2017年5月开始,恒大又承担了包括大方县在内的毕节全市10个县区的帮扶,许家印决定再投80亿元,共计110亿元的扶贫资金,目前已经有60亿元到位。

  2018年9月,黔西县终于摘掉了贫困的帽子,但这场国家和社会都在关注的硬仗还没打完,对于许家印和恒大来说,还有72万贫困人口等着他们帮扶。

本文由正规信誉好的网赌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