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7 人物】储瑞耕笔耕不辍的新闻事业

作者:心理学

  在我们河北新闻界有一位传奇人物,他叫储瑞耕,第六届韬奋新闻奖、三届中国新闻奖和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百佳新闻工作者获得者,被誉为“河北的鲁迅”“杂文家硬汉”的评论界猛将。他主笔河北日报《杨柳青》专栏20年,而在当代中国评论史上写下了铿锵一笔。《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特别报道》就让我们聆听储老师的成长故事。

  1946年,储瑞耕出生在江苏武进,1970年8月毕业于上海海运学院外语专业,当时按照计划他们是要被分配到诶周的坦桑尼亚从事外援翻译工作。由于当时的历史背景,这个计划就没有实施。那是通行“毕业分配”,然而储瑞耕大学毕业却主动选择了去条件艰苦的秦皇岛港务局。

  当时中国的文艺舞台上有8个样板戏,其中之一就是现代革命京剧《海港》,其中有这样的唱词:中国海港联系着五湖四海,码头工人胸怀着世界风云。

  储瑞耕就是在这样的“海港”工作,他希望自己也能“胸怀着世界风云”,在这样的热情冲击下,他发起组织了“秦皇岛港务局公认评论组”,一些国际评论为主。也就是从这时起,他的人生发生了重大的转折。

  一个学习英语专业的人,他没有顺理成章成为一名外交官,却凭借敏锐的政治嗅觉和比较厚实的知识积累,写出了漂亮的国际评论文字,打响了写作生涯漂亮的一仗,这也得益于他从13岁到现在坚持每天写日记的习惯,他说日记可以记事,可以论事,也可以成为历史。

  中国的改革开放40年,储瑞耕感慨的说这40年中,他有幸参与了中国的新闻事业,主要在新闻评论和杂文领域多少做了一些事情,取得了一些成绩。

  如今“杨柳青”已创下了我国党报史上个人言论专栏的两个全国第一,即持续时间最长和发稿数量最多。用他的线年来,他对这两件事“精力以寄,心血以寄,生命以寄”。

  关于杂文,他创办了全国第一份以刊登杂文为主的《杂文报》,为中国杂文发展和报业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关于言论,他担任“杨柳青”专栏的主笔,在全国大大小小的报刊、杂志上发表了大量作品,他用自己的笔谱写了新中国言论发展的一段历史。

  “到现实生活中,撷取一朵又一朵,一片又一片带着露珠的鲜花和嫩叶,编织成理性的花环,再献给读者。” 这是储瑞耕有名的“花环论”。正是有了这种创作理念,“杨柳青”的言论才显得有活力,现实感强,形成了独有的言论特色,在储瑞耕看来,评论不仅是“报纸的灵魂、版面的眼睛、舆论的响箭”,而且也是“社会的良心”。

  他在日记中写道:“正是一代又一代以先进知识分子为主体的新闻队伍,英勇奋斗,忘我工作,乃至牺牲自己的身家性命,维护了鲜明的‘社会良心’形象。正因为如此,我们一代又一代优秀新闻工作者赢得了全社会的信任和尊重。”基于此,更是有人将储瑞耕称为当代的鲁迅。

  储瑞耕说,16对诗曾给叔叔写信表达过这样的愿望:长大要学习旅讯,当文学家、作家。叔叔回信:文学家、作家,谁都能当妈?说折也许根本是无意,听者却真正有心。他把叔叔这一问当成了一根鞭子,“自觉地”抽打了自己几十年。

  在30多年的新闻、评论、杂文写作、专栏主笔和编辑过程中,为了摘到现实生活中的鲜花和嫩叶,储瑞耕几乎跑遍了全省的一百多个县,有时还会在老乡家住上一段时间。这么多年,储瑞耕用自己的笔直接或间接地为老百姓做了多少好事,解决了多少难题,早已数不清了。这些年的基层采访写作经历也见证着改革开放农村的变化。

  老石家庄人都知道,原来的城乡街(现在叫友谊北大街)有一段路和铁道交叉,由于无人看守,经常有火车轧死人的惨案发生。1995年10月20日,储瑞耕因为吐血住院,11月12日,女儿送饭时告诉他,道口又轧死人了。他听后食不甘味,在病床上作文《从“道口”问题说到办实事》。文章登出后,引起了政府和铁路有关部门的注意,不久就建起了一座地道桥。

  这几年,由于身体原因,储瑞耕经常住在平山温塘的家中养病。虽然一个人住在那里,但是他却从来不寂寞。他会经常到老乡家去串串门,聊聊天,老乡们也几乎每天都会有人来探望他。储瑞耕利用这些机会,了解百姓的疾苦,帮助他们解决遇到的问题,用手中的笔写出了百姓的呼声和希望。

  2009年他几十年的作品精华选集《储瑞耕人生小道理》出版,里面记录了他这些年的人生感悟。

  从1993年开始,储瑞耕每年得到国务院特殊津贴。但是他基本上把这笔钱全用来帮助有困难的人了。为失学的孩子交学费,为开辟荒山者捐资,为农民买化肥交款……。他说:“人民政府把津贴给了我,我又帮助了急需的人,也就是回归人民,可谓恰得其所,自然坦然,理所当然。”

  从1987年第一次犯心脏疾患,到1994年、2004年两次接受心脏手术,他多次明确表示要将自己的器官和遗体捐献。2015年5月,他办理了相关的法律公正手续,成为一名“遗体”捐献志愿者,书写了平凡世界的又一种感动。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这是储老的座右铭。笔走龙蛇40多年,如今,古稀之年的储瑞耕老先生仍旧笔耕不辍,不管是“辣手伐贪”,还是“妙手写善”,都无愧天地良心,堪为新闻界楷模。

本文由正规信誉好的网赌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