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村村进澳牛

作者:心理学

  澳牛领导小组成立的次日,刘忻立即召开了成员单位会议。其他的议程很顺利地得以通过,当在研究一千头奶牛的分配方案时,大家明显地发生了大的分歧。三刘县长和县发改委主任、林业局长等人提出,应该结合正在实施的退耕还林草后续项目,优先在那些牧草种得多、交通条件好、群众有养畜习惯并有积极性的乡镇,选择三五个村子,采取公司加农户的形式,把奶牛集中进行饲养。这样既便于进行集中防疫消毒,也便于收购原奶、兴建奶站,更方便牛奶的统一输出、销售运输和未来兴建乳品加工企业。只有这样,通过两三年的饲养,才能形成奶牛产业并形成规模,也便于在取得一定的经济效益后,通过点向面扩散的方式,逐步实施奶牛进村进户工程,等到真正形成大气候,便可依托市场建立全市乃至全省最大的奶业基地。

  雷明智、扶贫办主任和农业局长则是坚决反对这样的分配方案,认为只有实施村村进澳牛工程,才能使全县农民群众迅速提高对奶牛产业化的认识高度,通过奶牛的良好效益,起到典型示范和引路作用。只要每个村有三分之一的农户对于奶牛眼红起来,便可迅速在山梁形成星火燎原之势,促使本县在一两年里步入到全省的奶牛大县。所以说,只有更多的群众加入到养奶牛的产业化中,才能真正尽快形成产业,带动更多的相关产业,山梁农民群众脱贫致富奔上小康也是指日可待。

  两派意见展开激烈的交锋,从人数上说,以雷明智为代表的一方意见拥护者寥寥无几。财政局长直言不讳地批评,说有科技含量的奶牛养殖最忌讳星星点点遍地开花,如果投资和奶牛进了各村,撒了胡椒面,即使是牛奶产量上去了,因为收奶子的难度和饲养成本的增大,饲养和防疫技术手段难以形成合力,奶牛产业的整体效益肯定无从谈起。

  争辩中,表达能力不强的雷明智面对猛烈反击,逐渐有些招架不住,他只好不停地老调重弹,反复陈述那几个观点。与此同时,不时乜眼看着刘忻,令他感到鼓舞的是,每次眼光飘过那里,总能从刘忻一丝不易察觉到的笑容里得到肯定。有了动力,他只好继续招架,说到后来甚至有些胡搅蛮缠了。其实,打心眼里说,雷明智也同意对方提出的方案,但之所以要昧良心另提出一套,完全是为了投刘忻所好。在澳洲签完合同回到返程的旅行车上,他清楚地记得刘忻亲口说过,要把澳牛项目树立成全省脱贫致富的一面鲜艳旗帜和典型,就必须实施村村有澳牛工程,使山梁的各个角落能闻到牛奶的清香,让全县那些住在山沟沟里的农民群众,都能看得见、摸得着奶牛,能得到奶牛的好处。诚然,雷明智自认为反应迟钝,更缺乏敏锐的政治嗅觉,但听这番话时的第一感觉便是刘忻把奶牛项目作为一张政治王牌,力图尽快取得成功,使之摆在政绩突出的面上,成为得到升迁的一块很重的筹码。至于奶牛产业能否真正得到发展,农民群众何时脱贫致富,应该是刘忻退于其次的目的吧!当这个项目上马后,作为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的雷明智已是实权在握,自然要义不容辞地站出来成为刘忻的代言人,只有采用投其所好的这种方式,才能感谢刘忻给自己的这个位子,使自己真正成为一个有权力的局长,才能彻底改变畜牧局目前的窘况。正因此,他只好硬着头皮应战,即使自己是用缺乏逻辑性和思辨性来发言,也要和对方争辩下去,争斗到底,因为自己的发言和工兵在尽职尽责地排除地雷一样,是为给刘县长后面“盖棺定论”的讲话,排除阻力、扫平道路。只是,他有些不解的是,看着自己屡屡败退早已没了还手之力,刘县长为何还不出手救驾呢?

  雷明智尴尬地终于熬到了头。在三刘县长他们的东风快要压倒雷明智的西风刮不动时,“咳,呵呵,好了,大家别争论了。”刘忻轻轻地干咳了一声嘴巴一动,两方面的争论立马停止,会场瞬间出现了短暂的沉寂,同时,大家的目光好似也会发音般那样“刷”的一声都投向刘忻。

  争执是为了体现民主,裁决自然是为了体现集中。争得越激烈,裁决越有力度,感觉也就越好,这比如一个要作出终审判决的法官,槌子落下那是一言九鼎、铿锵有力的最终裁定。刘忻却不像法官那样果断,好像要继续卖弄一下关子,绕几个原地打转转的圈子,他用半睁半闭的两只小眼在会场上扫射着,嘴巴不着急说话,脑子却开了小差。

  刘忻喜欢这样的语境,因为此时的自我感觉差不多到了极致。当年从乡镇回来到县人事局当局长时,成为了大机关的领导,不自觉地在每当讲话前总喜欢喝上几口水清清嗓子,既可以稳定情绪,又能提高嗓门。等官做到副县长后,面对着来自乡镇和县里部局的下属们,他体味到过去在做局长时玩的那种清理嗓子之类的把戏,其实是自己缺乏在官场的自信。讲话这玩意儿学问很深,在官场上不看你的声音是否洪亮,普通话说得是否标准!官,要是做到一定的位置,哪怕是用沙哑嗓子发出来的声,破锣般地讲出来的话也是一言九鼎、具有强大的威慑力。刘忻的妻子曾说过私房话,如今做了一县之长的他,哪天真的在山梁县的大会场上放个响屁,与会者也一本正经地当做春雷来听的,为了这个屁,人们会热烈地鼓掌,会满脸堆笑地恭维,会将一个小小的屁声说成春意萌动,是山梁繁荣昌盛的象征的!

  长时间的沉寂中,与会人员开始骚动起来。刚才的那些争论者,此时抓紧补充水分,瘾君子们点燃了香烟,而更多的人仰望会议室里不断升起的袅袅烟雾沉思,仿佛他们进入到了庙宇,恍惚中,也就把准备讲话的刘忻看成了一座佛像,自然,那些点燃的香烟便成了给佛像点燃的香烛了。

  看着烟雾逐渐浓烈了,刘忻的思绪收了回来,知道大家期待的心情更加地迫切,他便慢吞吞地开了腔,说:“今天,我在讲话前先给大家提出一个问题,那就是星星之火厉害呢,还是局部的熊熊大火厉害呢?”见大家都做思考状不言语,便扫视着会场继续说道,“大家都记得毛主席他老人家的那句名言吧,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真理啊,真是真理啊!我们想想,大火燃烧起来气势宏大,看起来很不得了,三国里的火烧赤壁,可是火光冲天染红大地的呀。但是,大火燃烧得快,熄灭得也快,而星星之火不同了,它是一股新新的力量,一旦燃烧起来便可迅速形成燎原之势。抗日战争开始的时候,蒋介石的正规军倒是熊熊大火,可很快就在日本人面前成了强弩之末,燃烧完了就没有多少力量了,倒是敬爱的毛主席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点燃了全国人民共同抗日这个星星之火,怎么样?日本鬼子不是最终败在了毛主席手下。

  到了解放战争,蒋介石又以八百万的军队打起了内战,结果呢,又不是很快熄灭了他们的战火。现在我们回到澳牛工程上来,燃在山梁面前的星星之火是啥?就是澳牛工程的可持续发展!看看,我们的一些同志思想禁锢保守,无开拓进取之心,啥事都在摸索,都要搞试点,搞试验,被本本主义、机械主义禁锢着。同志们,澳牛工程可不是过去引进的脱毒马铃薯,也不是辽宁绒山羊,它是一个帮助农民群众脱贫致富的大项目。刚才,两方的观点都有一点道理,听了一大通对我有了很大的启发,现在把大家的意见折中处理,倒有了一个不错的方案。咱们县不是有三百六十五个村嘛,给每村派进一到两头奶牛就可以做到星星之火、村村燎原,然后把剩余的大约几百头,加上澳洲牧场无偿赠送的五十头具有国际主义战士意义的公牛们,集中到交通便利、牧草相对丰富、饲养条件好的乡镇集中饲养。这样嘛,一方面兼顾了扩大奶牛养殖面和产业化推广面,一方面也在几个乡镇集中建起了集约化的澳牛饲养场。而且,在这几个乡镇还要修建附属的配牛站、中心挤奶和收奶站。当然,目前只是售卖原奶,等过个两三年,奶牛的数量和牛奶的产量大幅度提高后,顺势组建起追赶毗邻地区的大型奶产品集团,修建起现代化的奶业产供销一条龙企业,使山梁的奶产品一鸣惊人,走出全省、走向全国。呵呵,将来走向全世界,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吧。”听着大家热烈的掌声,刘忻心里十分受用。他有意停顿了好长时间,在欣赏着亲切的掌声中,感到大家对奶牛分配方案的认可,而这种自然的认可要比强迫性的认可高明好多。

本文由正规信誉好的网赌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