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情绪语言表达能力的培养路径

作者:心理学

  幼儿情绪在本质上是其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幼儿情绪表达是获取幼儿生命活动状态信息的重要途径,是实现幼儿生命系统自我调适的重要方式,是促进幼儿生命个体理性发展的重要因素,它在幼儿教育活动中有着特殊的价值与作用。幼儿情绪表达的主要方式通常可以归纳为语言表达和非语言表达两大类,其中促进幼儿情绪语言表达尤为重要。促进幼儿情绪语言表达的途径与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幼儿园可以通过绘本阅读活动、角色游戏活动等形式来实施,并在日常生活交往中来注重促进幼儿情绪语言的发展。

  情绪是一个长期受到社会普遍关注的概念。人们对于情绪的研究由来已久,心理学家和哲学家已经辩论逾百年,至今已经出现了多种对情绪具体内容及类型的论述。(彭聃龄,2004)

  我国古人归纳出喜、怒、忧、思、悲、恐、惊七种情绪,美国心理学家普拉切克、汤姆金斯列举出的恐惧、接受、悲痛、惊奇、警惕、狂喜、憎恨、狂怒八种情绪,伊扎德认为人类具有惊奇、兴趣、愉快、痛苦、愤怒等十一种基本情绪,而伊卡曼将情绪分类为高兴、惊奇、愤怒、恐惧、厌恶、悲伤六大类。人们对情绪内容与内涵的论述虽然不尽相同,但情绪对人们社会实践活动的效度的直接影响以及对人类个体的生存与发展的重要作用则早已形成共识。(静敏,张慧影,李亚伟,2010)

  情绪有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之分,或者说有正性情绪和负性情绪之分。(陈燕,2014)如何克制、消除消极情绪,如何培养并维持积极情绪,多年以来一直为教育学界和心理学界的从业者们所重视。(于丽群,2015)

  很显然,情绪是伴随人的生命之始终的。由于受到人的认知水平及其表达能力的制约与影响,相对于青少年时期和中老年时期而言,人们在幼儿时期的情绪表达对于其生命存在状态的解读则显得更难,也更为重要。(孙璐,吕国瑶,刘晓晔,2018)

  因此,研读幼儿情绪及其表达的重要价值,了解幼儿情绪表达的主要方式,探究培养幼儿积极情绪的方法与途径,尤其是探究促进幼儿情绪语言表达的方式与途径,对于作为幼儿参与社会实践活动的重要平台的幼儿园来说,则是一份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与使命。

  情绪是人对自我以及外部的客观存在是否符合自己的主观需求而产生的反应,是人对认知内容的一种特殊态度,是人们在其生命活动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一种心理状态,是人的内在的情感,是以个体愿望与需求为中介的一种心理活动。

  人们常把情绪区分为情绪体验、情绪行为、情绪唤醒和对刺激物认知等成分,区分为应激、激情、热情和心境等表现状态。(石林,2000)作为人的生命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情绪与生俱来,随卒而终,伴随着人的生命之始终。

  幼儿情绪与成人的情绪一样,本质上也是其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相对于在身体发育、语言发展以及整体认知水平等方面的发展程度相对较高的成年人而言,幼儿的情绪自我管理能力相对弱小,还难以实现情绪的自我认知、理解与调节,但这并不会掩盖具有生命本能意义的情绪表达。(张馨,2018)

  正因如此,幼儿的情绪表达在幼儿教育活动中有着特殊的价值与作用。幼儿情绪不仅协调并影响其自身的生理发育与心理发展,而且影响其赖以生存的社会环境意义上的人际交往与关系,更为重要的是它们为幼儿被理解、被解读、被引导、被支持等提供了直接的信息与依据。

  情绪本质上是一种表现个体生命状态的信息与能量。作为一种生命活动能量,情绪具有两极性,即它既可能是积极的正能量,也可能是消极的负能量。(马晓晗,2014)

  因此,越来越多的研究者认为,个体通过情绪管理来维持或增强其积极情绪、减弱或消除消极情绪对其个体的发展与生命活动的质量而言十分重要。情绪管理与个体的自我觉察能力、识别能力、自我调控能力、自我激励能力以及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等有着紧密的联系。(刘晓峰,2013)

  对于生理发育与心理发展水平尚处于初始阶段的幼儿来说,其情绪的自我认知与理解能力以及其情绪调节能力大多显得十分微弱,他们更多地需要借助于外力来保持情绪的平衡,并逐渐实现其情绪管理能力的发展,这就需要幼儿园教师、幼儿父母等外力提供者及时、客观地获取幼儿的相关信息,进而全面而准确地解读幼儿的情绪状态。

  无论是早期的詹姆斯-兰格情绪理论、坎农-巴德情绪理论,还是阿诺德的“评定—兴奋”、沙赫特和辛格的情绪认知理论、拉扎勒斯的“认知—评价”理论、西米诺夫的“情绪认知—信息”理论以及洋河普利布拉姆的情绪不协调理论等情绪认知理论,以及伊扎德的情绪动机——分化理论,它们都不否认情绪是人对刺激情境或对事物包括自己的一种反应。

  而反应只能通过承载着生命活动能量的信息来实现,因此情绪必然是生物本体与外界物体实现信息传递与交流的生命活动形式,它既是生物体的一种本能的感知反应,也是生物体的一种内在的欲求表达。(李晶,2014)

  由此可见,幼儿情绪是解读幼儿生命活动存在状态的重要依据,而幼儿情绪表达则是人们获得这些重要依据的主要途径。基于生命活动的需要,个体的情绪必然是需要表现和表达的,有人把情绪表达称之为“表情”。(陈少华,2008)

  情绪是展示人的生命活动状态的重要窗口,更是幼儿体现其生命内在状态的“晴雨表”。在日常生活中,情绪通过多种方式传达着各种各样的微妙的生命活动信息,人们则通过情绪表达而相互了解,相互影响,相互适应。相形之下,幼儿天真的情绪语言直白而丰富,其朴素的表达情绪的行为直接而又生动。

  作为以引导、支持幼儿生命成长与发展为使命的幼儿园来说,关注幼儿情绪状态、采集幼儿表达其情绪状态的相关信息、解读其生命活动状态与内在的心理需求,则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与作用。

  幼儿情绪表达不仅是他人获取幼儿生命活动状态信息的重要途径,而且是幼儿个体自身实现其生命体自我调适的重要方式。(孙俊芳,2013)情绪不只是被表现出来的部分,不只是浮出水面的一朵莲花或几片荷叶,与之相连的是潜入水中、伏于泥土的荄茎。

  人作为通过新陈代谢而不断发展变化的生命体,必然要维系一种动态意义上的生态统合与平衡。如果打破这种平衡,生命就会被终止或者发生质属意义上的更新。情绪作为人的生命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通过感知、调整和适应的组合方式来维持生命的统合与平衡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情绪常表现为一种发泄和扩散,这种发泄与扩散本质上是一种生命活动信息与能量的表达与传递,而这种信息与能量的产生通常是源于生命体局部的某种失衡或失常,因此情绪表达正是为抑制这种失衡或失常而生发,从而使得其生命体逐渐恢复常态或者达成一种新的平衡。

  事实证明,人的情绪通过表达不仅可以释放因为喜悦、激动、兴奋等所产生的热量与激情,也可以延续和舒缓其内在的紧张与压力,从而发挥调节生理与心理平衡的作用。

  幼儿的情绪表达也不外乎这样,通过微笑、拥抱、唱歌、奔跑,抑或通过沉默、大喊大叫、发脾气、哭泣等来表现自己内在精神与心理的存在状态,来表达自己生命内在的欲望与诉求,通过信息与能量的流动与传递,来调节自我的生命活动状态,推动其趋向新的适应与平衡。

  人的情绪不是空洞无物的,而是携带着一定生命能量的信息流。情绪表达本身就是一种传递,一种交流,这种传递与交流对情绪主体所产生或获得的认知信息会产生审阅、思考和评价,因此伴随人的情绪表达的生命活动过程,本质上就是一个对传递与交流的信息进行思考、整理和加工的过程,而这样的过程也是一个人的感性认知与理性认知相互影响、交互作用的过程。

  我们知道,人的感性认知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个人情绪状态的影响,由此可见情绪与理性也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而且情绪影响的后续结果通常会把人的认知趋向导往理性。(杨玲,1998)这也就是说,人在从感性走向理性的过程中,情绪表达往往会发挥十分重要的、特殊的作用。

  情绪通常是因“感触、感应、感动、感觉”而发而生,这类“感”无论是由内起还是因外生,它们在人生的初始阶段通常是偏向于感性的,是缺乏理性的,但随着这种基于“感觉”而生的情绪不断地被表达,被显示,被传递,被传播,人的情绪也会不断地产生变化,而伴随情绪变化逐渐出现的便是基于认知的人的“感悟”,含有一定理性成分的“悟”。

  当然,对于认知尚处于萌芽时期的幼儿来说,“理性”或许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相对奢侈的词汇,但这并不能否认幼儿情绪表达在促进幼儿生命个体理性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作用。这种作用或许很微弱、不显著,但我们不能否认其价值,不能否认幼儿的感情,包括道德感、理智感和美感等,正是由此开始变化而逐渐获得发展的。

  幼儿情绪作为幼儿生命的一种态度与状态是需要表达的,它是生命活动存在与演化的重要形式之一,是幼儿生命运动的重要内容。而这种由内及外的表达,既可能是幼儿对内、外刺激的一种必然的应对与反应,也可能是一种基于内在欲求、愿望、感知和觉悟等生命活动需要的近乎原始的宣扬与诠释。

  本质上属于人的生命活动状态信息的情绪,无论是作为一种应对与反应,还是一种宣扬与诠释,其表达必然会通过一定的渠道与方式。幼儿情绪表达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人们对其描述也不尽相同。通常情况下,我们可以把它们归纳为语言表达和非语言表达两大类。

  通过写“字”、涂鸦绘画、制作手工等形式呈现的表达方式可以被称为图像符号类的情绪表达方式。虽然幼儿识字不多,动手能力也有限,但幼儿有自己丰富的内心世界,有自己特别的表达方式,因此这类表达方式的具体形式仍然是非常丰富的。

  此外,幼儿情绪表达还有可能会通过沉默、冥想、生气、体温与肤色变化等相对隐形的身体表达方式来实现。

  随着幼儿个体生命的不断发展与成长,特别是幼儿的社会语言能力不断获得发展,幼儿使用语言工具来表达情绪的现象开始出现。幼儿情绪语言表达是幼儿表达其情绪状态的重要方式之一,而使用母语表达则是幼儿使用且适用频次极高的情绪表达方式之一。

  我们知道,语言不同于以图像符号形式存在的文字,语言是声音符号,是音义结合体,是幼儿常用的表情达意的信息交流工具,而且会制约其一生的发展,因此它在幼儿的日常生活中占据着十分突出且重要的地位。

  幼儿情绪语言表达除了在一定社会范围内通行通用的具有一定通俗与规范意义的语言之外,还有一些带有其个体生命特征的语言形式存在,如喊叫、哭泣、唱歌、嬉笑等,这些不完全符合社会交往常规与法则的特殊语言,也是天真而又稚弱的幼儿常常采用的、带有一定生命本能色彩的情绪表达的载体与方式。

  实际上上述种种幼儿情绪的表达方式通常并不孤立存在。在日常生活中,幼儿的情绪表达方式通常是被综合运用的,是多种方式并存的。

  随着人类社会文化与文明的发展,而今语言已经成为人类交流的主要媒介和工具,已经成为人们从事社会实践活动的重要基础。人们微妙而复杂的情绪通常通过语言的描述与表达,变得明确而又简单。对于人类而言,没有语言的生命是难以想象的,是非正常的。

  毋庸置疑,从终身发展的角度来看,幼儿的语言发展在其全领域中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和作用。虽然与成年人相比,幼儿所具备的情绪表达能力还较弱,还不善于用语言的形式、尤其是合乎一定社会规范与要求的语言形式来表达情绪,但这并不能说明幼儿情绪的语言表达不重要,反而说明幼儿情绪的语言表达更需要得到重视与培养。

  影响幼儿语言发展的因素是多方面的,除了先天遗传因素、自身的生理与心理状态之外,也包括来自家庭和社会环境方面的外在因素,其中类似于幼儿园的教育机构所实施的教育活动,对幼儿语言的发展也会产生重要的影响。

  因此,幼儿园的教育者应该在重视幼儿语言发展的同时,把促进幼儿情绪语言表达纳入其教育活动的目标范畴,并在幼儿情绪表达的事件中始终保持积极的行为与宽容的态度。(但菲,梁美玉,薛瞧瞧,2014)

  当然,教无定法,教育的方式与方法需要结合具体的教育环境与资源,需要考虑教育对象的认知发展水平和即时情绪状态,因此在具体的教育活动的微环境中,教师需要善于发现或创造并把握随时可能出现的教育机会。

  从更为宏观的层面来看,在幼儿园日常教育活动中,促进幼儿情绪语言表达的途径与方式是多种多样的,我们可以在当前众多幼儿园所通用通行的绘本阅读活动、角色游戏活动以及日常生活交往中来实施。

  绘本是当前众多幼儿园注重采用的教育活动载体,绘本角、绘本屋、绘本馆、绘本长廊而今在幼儿园已经不为罕见,研究幼儿绘本阅读活动的教育者也很多。

  众多幼儿园的教育实践表明,儿童绘本在幼儿情绪教育中已经扮演了重要角色。幼儿园开展阅读绘本活动,能借机引导幼儿辨识各种情绪,使其表现出符合社会期待的情绪行为,并由此尝试如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情绪感受。

  绘本里浅显明了的图文内容通常很容易与幼儿产生共鸣,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幼儿体验情绪认知,促进幼儿情绪语言表达。绘本故事往往蕴含着一定的社会价值观、生活规范和各种各样的主题性知识。(何晓花,2017)

  幼儿可以通过模仿、学习、思考、领悟等环节而将其中所蕴含的知识与概念、规则与秩序、情感与价值、常理与观念等在一定程度上内化于心,并外化于形,表现在其日常行为中。

  绘本阅读活动不是纯语言教育,不是唯知识传授的教学活动,而是注重促进幼儿心理与社会性发展的教育活动,是情感教育、亲情教育、感恩教育,是发展幼儿基本生活能力与综合素养品质的根基教育,是启心智、明事理的启蒙阶段的成人教育。

  幼儿园开展绘本阅读活动虽然明确了“情绪教育”活动的具体目标,但是不能刻意“情绪化”,不能“为情绪而情绪”,要把幼儿对情绪的意识与感知、把对幼儿的情绪调适与引导等自然而然地贯穿于教育活动过程中。

  读,包括默念和朗读,包括示范读、领读、自读、齐诵等形式;看,包括阅文和赏图,包括察看老师和同学的气态与表情等;想,包括思考和交流,包括自我揣摩、小组讨论、师幼求证等。

  其次可以尝试营造有利于幼儿“阅读”与“思考”的“静态”微环境,尽可能多地给予幼儿自我阅读、独立思考、自由表达的机会,以此引导、支持幼儿对情绪基本概念的了解,促进其情绪语言表达的发展。

  角色游戏活动可以归属于幼儿园的区角活动,与很多幼儿园常见的生活区、语言区、美工区、科学区、建构区等区域开展的以游戏形式为主的活动一样,角色游戏活动也是由幼儿自动参与、自主选择、自导操作、自我评价与调整的游戏活动。

  角色游戏活动通常会强调突出角色特点,明确角色的分工与合作,支持角色扮演与小组分享,追求角色在过程中的自由发挥与表达。(阎平,曹爽英,2007)角色游戏活动要在环境布设上尽可能地追求“动态”效果,使之有利于激发幼儿的表演欲望与热情,使之有利于幼儿尽情地在“角色”的情境中自由自在地说、唱、演,充分地运用语言表达。

  角色游戏活动虽然通常不赞成提前确立“情绪”主题和目标,但幼儿在以“语言”为主线的角色表演游戏活动中,会被激发出主动而积极层面的情绪,会受到鼓动与鼓励而积极思考,会逐渐获得情绪与语言层面的充分体验。

  幼儿园在开展绘本阅读活动、角色游戏活动以及在日常生活交往中,我们倡导通过不同的定位与导向来促进幼儿情绪语言表达。

  如果说绘本阅读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教师计划、发起和引导的话,那么角色游戏活动则更多的是由幼儿自己选择、自己主导、自主探索和交往;如果说绘本阅读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于努力尝试营造“静态”微环境的话,那么角色游戏活动则更多的是努力营造“动态”微环境;如果说绘本阅读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于提前确立主题、明确活动目标的话,那么角色游戏活动则更多的是期待主题在活动过程中自动生成,而目标则会随着主题的生成以及活动的推进而适度得到调整;如果说绘本阅读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于引导与支持幼儿认识和理解基本的情绪常识的话,那么角色游戏活动则更多的是在于鼓励幼儿自己体验和感受情绪产生与变化的过程,并极力为幼儿萌发情绪管理意识以及开始探索简单的调节情绪方法而创造机会与可能。

  另外在幼儿园的常规生活中,在幼儿的日常交往活动中,我们也要关注幼儿的情绪状态及其变化,关注幼儿对自己情绪的感知与认识,关注并引导幼儿对自己情绪状态的描述与表达,注意引导幼儿对自己情绪的思考与调适,进而注重幼儿情绪语言表达能力的培养。

  幼儿园要坚持以幼儿为本,坚持客观而科学的方式与方法,坚持积极健康的、正向正面的引导。幼儿园教师要提高获取、解读幼儿情绪状态信息的专业知识与实践能力,要充分考虑幼儿生活的环境及影响其情绪的内、外因素,要真诚而细心地帮助幼儿认知情绪,允许并理解和宽容幼儿表达、发泄其消极情绪,经常和幼儿一起欣赏、品味美好情景与事物,为幼儿尽可能提供更多的参与体验的机会,支持幼儿的语言发展,鼓励幼儿大胆而自信地表现与表达自己的情绪,支持幼儿积极而热情地分享和交流,从而实现通过包括语言形式在内的多种方式来调适幼儿的情绪与心理状态,促进幼儿的健康发展。

  本文系基金项目:湖南省长沙市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2016年度立项课题《借助绘本促进大班幼儿情绪语言表达能力提升的实践研究》(编号:2016086)研究成果

  [1]彭聃龄主编.普通心理学(第四版)[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4:406.

  [2]朱静敏,张慧影,李亚伟.情绪与亲社会行为关系的研究综述[J].价值工程,2010, (8):223.

  [5]孙璐,吕国瑶,刘晓晔.教师对幼儿消极情绪的认识与回应[J].学前教育研究,2018,(4) :3-13.

  [9]刘晓峰.情绪管理的内涵及其研究现状[J].江苏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6): 141-146.

  [14]但菲,梁美玉,薛瞧瞧.教师对幼儿情绪表达事件的态度及其意义[J].学前教育研究,2014,(12): 3-7.

  [15]何晓花.情绪主题绘本促进幼儿情绪能力发展的行动研究[J].才智,2017,(3):147.

  [16]阎平,曹爽英.幼儿教师组织指导幼儿角色游戏应具备的能力素质[J].学前教育研究,2007,(9):31-3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正规信誉好的网赌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