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早教丨红遍朋友圈的左右脑小测试

作者:心理学

  问你几个问题,然后出现一个大脑图,显示你是属于理性/左脑,还是感性/右脑的人。

  原来啊!我数理逻辑不好是因为我偏向左脑,这也难怪!我方向感差是因为我右脑图像能力不好啊!

  然而,事实如此吗?几个题目就能知道大脑”偏”侧化的样态吗?我的数理逻辑不好,真的是因为我偏向左脑而不是右脑吗?

  这是人类的大脑,大脑不是一个大的脑,而是分成左右两边的半脑,左右两边的半脑不互相连结,两半脑间的讯息通过胼胝体(corpus callosum)来相互联络。

  之所以我们会认为大脑每个区域各司其职的原因是1981年诺贝尔医学/生理奖得主Roger W. Sperry(1913~1994)针对脑裂病人所做的一系列研究。

  为了减轻癫痫患者发作时的痛苦,将胼肢体切开,让单侧大脑的放电,不至于影响到另一侧大脑,脑电冲动无法传递而减轻了癫痫对生命的危害。

  接下来他通过一系列动物实验和病人术后的状况,整理出在语言、视觉和动作技能上功能的差异。

  “事实上,一个意识系统本身,在感知、思维、记忆、推理、意志、及情绪上都有其各自特征,同时,左脑和右脑的心智体验可以各自平行运行。”

  在这段话中,他导出了左右脑功能的各自独立的现象。但别忘了,这看见是从脑裂的病人身上得出的结论。

  在Roger Sperry通过脑裂病人确认大脑各区域的功能外,早在1909年,德国神经学家KorbinianBrodmann(1868~1918)通过染色的技术将大脑皮质层区分为52个区域,这就是目前神经科学界一直沿用到现在的Brodmann area。

  目前,在许多功能磁共振成像的研究中,还是会用到Brodmann area来做为大脑定位上的参考。

  在Brodmann area中,最有名的就是44和45两个区域(上图红圈处),这两个区域又称为Broca area,法国医师、解剖学家兼考古学家Pierre Paul Broca(1824~1880)观察到两位失语症(aphasia)的患者中,这两个区域有严重受损的现象。

  除了44和45这区域外,与手眼协调有关的区域在第7,初级视觉皮质层在第17,听觉皮质层在第41和42。

  有些区域的功能尚不清楚,有些功能不是单一区域,而是合并的,如上述的失语症,听觉,视觉,体感觉区域则是合并第1、2、3。

  这样看起来,好像大脑的功能区域是已经是确立了,但其实不然。因为,许多认知能力不是单一脑区就能处理的。就拿逻辑思维做例子。

  思维推理(deductive inference)这能力一直都是哲学家竭尽心力思索的重大议题,由于我们无法将人在思考的时候剖开大脑,观察大脑的运作(纵使剖开也看不到什么变化),好在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及影像处理技术的进展,让我们不用打开大脑就能知道大脑在“想”些什么。

  研究者找来3位男性、9位女性的健康成年人,平均年龄在26.6岁,让他们分成两组,实验组进行演绎推理问题的回答,控制组则没有演绎推理的过程。

  结果发现,在进行推理演绎过程中,左额叶和顶叶区域以及两侧的脑岛相对于控制组明显的活化起来,而且在活化的状态在进入提示2时就开始了,活化状况一直持续到结论这个阶段。而且在不同推理时间点额叶和顶叶的参与各有差异。

  说白了,就是在进行推理的过程中,不是只有单一左脑的脑区活化,在右脑也有部分区域活化起来,整个过程就是两半脑相互参与、共同完成。

  类似的实验也都证明,看似简单的认知能力,其实隐含了在不同阶段不同脑区的协力作用,硬是要将认知功能说是某半脑的专属,这就过于偏颇了。

  还玩这些左右脑的小程序吗?玩玩就好,千万别当真,也别借此结果作为数理不好的借口喔!还是好好学习吧!

本文由正规信誉好的网赌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